Return to site

吉利收购戴姆勒奔驰股份的重要性

2018-05-02

Art Dicker

蓝泓咨询合伙人

吉利想做什么?这对于德国将造成什么影响?

总部位于杭州的吉利最近以约90亿美元收购了戴姆勒奔驰公司9.7%的股票份额。随着中国物流需求的持续增长以及无人驾驶卡车即将成为现实,吉利显然希望与戴姆勒奔驰及其的卡车部门进行合作。尽管大部分这种转变的推动是基于软件的,且发生在传统的原始设备制造商研发部门之外,但原始设备制造商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吉利(连同吉利最近收购的沃尔沃卡车8.2%的股权)正是在这一点上押注,从目前来看这是必然会发生的。的确,人们预测无人驾驶的卡车将会先于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投入使用。

(戴姆勒奔驰卡车)

尽管这些股权本身,尤其是在公开市场上获得的股权,并不具备获得任何专有技术的可能性,但吉利公司现在具有一定影响力,即便是作为一个重要少数股东。它有能力出售这些股票,并拉低公司的股价——这使得它有讨价还价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吉利所取得的股份是在没有提前公开披露的情况下获得的,因为它利用期权和金融衍生品的方式来积累股权。实际上,因为它他在行使期权(一次性地)和抛售金融衍生物之前并未真正拥有股权,所以它从来不需要在披露任何公开所有权信息。德国证券交易法要求上市公司收购股份达到3%、5%和10%的比例时需要对市场公布。

据报道,股权的被收购是在戴姆勒奔驰拒绝向吉利直接出售约相同价值的股份之后发生的。戴姆勒奔驰由于担心它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北汽(BAIC)所以拒绝了吉利的要求,这家公司负责中国该企业70%汽车销售。据说吉利在将股份变成金融衍生产品或使用固定波幅策略购买期权来对冲价格的上涨或下跌之前,就利用美国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在市场上收购股票,直到吉利公司获得直接所有权。2008年,保时捷曾利用类似的现金结算期权策略,秘密收购大众汽车30%的股份,这促使证券交易法对此类情况的披露进行改革。

(北汽(BAIC)和梅赛德斯奔驰中外合资)

就像经常发生的那样,立法者并没有像资深银行家和律师那样犀利。除了向公司管理层透露信息外,一旦知道买家想要购买一大部分股票,交易的披露无疑会抬高价格。从本质上来说,通过大体上更小的一对一交易中购买,所支付的价格只是与当时的市场交易价格相一致——没有真正的溢价。

有趣的是,其他报道显示,吉利首先与菲亚特克莱斯勒达成协议,试图获得一大笔股权,但双方在估值问题上无法统一意见。过去,吉利一直非常有收购意向,尤其表现在2010年收购了沃尔沃的汽车业务以及49%的马来西亚汽车制造商宝腾。

(2010年,吉利收购了沃尔沃汽车分部)

德国议会委员会表示将调查该项交易是否违反了信息披露规定,不过结果很可能是没有出现违规行为。当然,这并不一定会改变德国的看法。自2016年先进机器人制造商库卡被收购以来,德国已经开始认真反思。中国企业正试图收购其德国“皇冠上的宝石”——这些先进技术使得德国在汽车和制造业方面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德国反应迅速,人们越来越渴望制定规则,使此类收购更难完成。这与最近的趋势相一致,美国国家投资委员会在美国开展国家安全审查,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2017年美国加快了步伐,开始审查中国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的交易。至少在未来几年内,这种趋势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关键的一点是,在短期内,德国可能会与美国一样,在保护其尖端科技公司免受外部收购方面与美国的方向一致,而吉利的这一举动可能会继续推动这一趋势。但长期来看,我们希望中国和其他国家能够找到一种增进互信、扩大开放贸易和优化投资环境的途径。这可能听起来很絮絮叨叨,但我们认为,合资企业和其他涉及技术许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于两个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方式,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已经在之前展开过讨论。知识产权保护永远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采取了正确的预防措施,就可以得到正当的保护。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